狐狸中文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23初尝试肉渣(第1页)

两个人接下来并没有做性尝试,最后之行走了。第一次性尝试是何田去顾之行家,这一次顾之行带她去卧室,何田没有意见。

顾之行卧室里摆了一个全身镜,她走过去看,“你在床前面放这个不害怕么?半夜起来看到自己,吓都要被吓死。”顾之行在何田身后,环抱住她,笑着说“你们怎么都这么说?”何田准确抓住关键信息,“你们?”之行说“还有前女友。”何田哦的应了一声。顾之行问“你之前谈过恋爱么?比如说和那天看到的那个男生。”何田皱着眉,“你怎么又说起他来了。”

之行一只手去抚平她的眉毛,慢慢下移,遮住她的眼睛。眼前突然变得黑暗,其余的感官就格外清晰。何田清晰感到在自己腰部的手慢慢上移,撩开上衣,手指轻轻划过皮肤,带过一阵颤栗。

“你之前也是这样吗?”何田突然这么说。顾之行叹了口气,“你是故意这样问来扫兴的吗?”何田笑嘻嘻地问“你们男生是不是都这样,确立关系没多久就像发生性关系。”顾之行把盖住她眼睛的手放开,问“那你同意吗?”何田说,“我要是不同意的话还跟你进来么?”

顾之行站在自己背后,何田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能从镜子里看到他开始低头亲吻自己的脖子。

窗帘被拉起来,也没有开灯,她隐隐约约在一片灰蒙蒙中从镜子里看到自己那一点小肚子的轮廓,算不上细的小腿,万幸她没有游泳圈。她这么想,觉得自己十分可笑。她勉强笑起来,却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脸上浮现出不怀好意的微笑。

她推了一下顾之行,说去床上。两个人推搡到床边,何田一下被推倒。跌到软乎乎的床垫的时候,何田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在这种床上睡顾之行的腰部会不会有问题。在进行更加离谱的想象之前,自己的裤子先被人拽着。

何田觉得他拽的太费劲,自己抬腰脱下来。等手指勾到内裤的时候又被之行捺下,他把头凑到何田两腿之间,毛茸茸的头发划着大腿,微微发痒。等他舌头碰到内裤中间,热烘烘,黏湿湿,双腿一夹,何田身体不自觉抖起来。

他来给我口交,那之后我是不是要有来有回?何田一边想一边抖,她自己是不会给别人做这个的,即使是从最基本的卫生角度。舔了舔,隔着一层布料舌头抵进去,何田耳朵边是滋滋的水声,她腰部以下软成一滩水,又热又难受,扭着腰朝着侧边歪。

之行抬起上半身,一只手压住她,另外一只把内裤拨到一边。何田手臂半盖住眼睛,漏出的那一部分看到了之行的唇,红艳艳,灰暗中有着水光。她的脸红了。

高潮之后她的心突然空了下去,把脸埋在枕头里,整个人是不愿意动了。这个时候顾之行才开始脱衣服,很麻利地先把裤子脱掉,露出鼓起一块的下体。何田出于一种应付的心态看之行动作。

之行突然问“你是第一次吧?”何田懒洋洋地回“你怎么突然这么问?”顾之行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神色,说道“我总感觉你看着我,好整以暇,很老练的样子。”何田笑起来。

这个时候,床上传来手机铃声,被闷住的声音。何田以为是之行的来电,于是懒怠地趴着。“嗳”之行用脚尖踢了踢何田,“你的手机。”

何田去找自己手机,看到通讯名字,下意识把手机朝侧面转了转。接通之后,是李子睿的声音“你在哪里。我,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。”他声音罕见带着点苦闷。哎呀,何田几乎要心态起他来。上次见到他这样,是他第一次谈恋爱分手,也是这样来给自己打电话。“我还能找谁呢?你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他当时这样说。何田于是陪他饮酒,在KTV嘈杂中陪他流泪。在眼泪留下的时候,她将自己的情愫埋葬。

“怎么了?”她压低声音说,又看了眼坐在旁边的之行。对方躺在她的大腿上,呼吸刚好喷在腹部。

“我,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。”李子睿说,“我在家。”

何田只是含混的嗯嗯,对方还没有等她明确回复就直接挂断。她低下头,看到之行在看自己。

“怎么了?”

何田带着点歉意说,“不好意思,我这边有点事情。”

之行低垂着眼睛,长长的睫毛垂着,很可怜的样子。如果不是了解李子睿,她是不会直接过去的。他这样的语气很不对劲,所以她是要过去看看的。只是自己过去总是不好,等快到家的时候给周琦发条消息,看看她了不了解。

这么一想,何田推了推之行,说自己真的要走了。之行手抱住了何田,又慢慢松开。何田先去浴室冲了一下,然后换上衣服,直接出去。内裤湿答答的,已经不能穿。她干脆扔掉,只在外面套了牛仔裤。刚背起包,何田突然想到了什么,走到顾之行那儿。“让我看看男的penis是不是真的可以扭来扭去。我想摸一下。”她笑着打趣。之行只穿内裤大字状躺在床上,眼睛斜向上看她,嘴一瞥,“那你还出去找别人。”

何田叹气,带着安抚说“我是真的有事情,下次我来找你。”

快要到李子睿家的时候何田给周琦发了条微信,只是问李子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。等已经到了子睿家,周琦才回过来,说自己尽快赶过来。

她先见到了李子睿,他精神有点颓唐,但还是俊美的。或者说,因为这向下的气质才更撩人。“你和周琦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吗?”何田先问的。她边问边打量这个房间,装修已经过时,故意仿欧的风格,世纪初特有的一点老旧感。房间被打扫的很干净。

“这是我爸妈的房间。”李子睿说。何田不出声,她是知道李子睿父母关系不好的。李子睿继续说,

“准确说,是我妈妈的房间。不过也没差,他们两个人都不在这住。”

“我有的时候真是恨,为什么他们不离婚也要维持这样的状态,为什么两个人都……”子睿接下来的话声音愈低愈快,她听不清楚。何田没想到他突然就说出这样情绪失控的话,她也沉默的坐着,两个人坐在屋内的小沙发上,斜着坐,角度小,胳膊要碰到一起去了。何田把手臂向内收一收,声音慢慢地

“嗳,我是不了解他们没有离婚这件事。”她以为两个人只是单纯工作忙和孩子关系不好。

“怎么说,其实,你可以做点什么事儿发泄一下。吃点东西,睡一觉,睡一觉什么都过去了。”何田这样劝慰。子睿只是坐着,低着头,头发全凌乱地堆到耳边额头,像是一个雕塑一样。

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发出声音。“哎,何田,何田。我有点事儿和你说。我真的很想和你说。”到底是什么事情,他也不说。何田心里有点着急,看李子睿犹豫的样子,好像小时候抠莲子,每次抠到手指疼也要抠完。

李子睿到底是没有说出来,在他犹犹豫豫的时候,周琦已经赶过来。

由于顾之行的工作原因,何田和他的性爱尝试放在了第叁天。这一次何田包里提前另放了一套衣服,做好了充足准备。这次开始之前,顾之行要两人手机先关机,免得像上一次一样被打扰。

--

热门小说推荐
花都超级高手

花都超级高手

落魄大学毕业生,偶遇霸道女总裁,开始了一段快活的花都之旅,甜美的班花会所的御姐漂亮的空姐花都超级高手,注定逍遥人生!...

家族败类

家族败类

曾经的纨绔少爷,在得到一枚神奇的戒指之后开启了一段传奇旅程。掌杀戮真谛,握血气真龙,拥绝世美人,创造属于自己的神话。什么绝世天才,什么至高强者,统统跪伏。踏着各路天才强者,成就至高,至强,至圣!...

影后来袭:总裁是个精分

影后来袭:总裁是个精分

她是古代尊贵的皇太子,穿越现代成了被未婚夫抛弃被校园凌霸的可怜虫。当有一天可怜可怜虫变成娱乐圈大佬,脚踩渣男拳打渣女,攻气十足大杀四方,全民沸腾。他是容城霍家的掌舵人,精分起来连自己都害怕,却爱上一个气场两米八的女人全世界都说我在和你搞基,你要不要澄清一下?难道不是吗?总裁网上求助,老婆总把自己当男人肿莫破?网友,没关系,你变成小娇妻就好了。自从景歌走红后,霍东决就发现,全世界都想要和她抢老婆!...

我亲爱的僵尸先生

我亲爱的僵尸先生

在一次执行任务途中,叶宁捡到了一具栩栩如生的尸体。悲催的是在解剖过程中,这所谓的尸体竟突然活了过来。某人表示被她扒光了衣服,要她负责。叶宁大怒谁会对一个死人感兴趣啊。第二天,各大网站突然出现了一则惊人的消息某叶姓女法医,利用职务之便,XX尸体...

都市大高手

都市大高手

系统金钱,美女,武功,你选哪样?张扬可以都要吗?系统不可以,只能选一样!张扬学会武功可以天下无敌吗?系统可以!张扬那我要武功!系统好了,你已经天下无敌了!张扬哈哈哈,系统快将金钱美女都交出来!我已经天下无敌了!系统ampltpampgt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都市大高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ampltpampgt...

云妤

云妤

她本是地球的一个普通高中生,一场地震。她来到了这未知名的大陆,遇到了救她却要她当鼎炉的妖孽师傅,从此后她不再平凡。他是第九峰峰主之子,从妖孽师傅手中救下她的性命,给了她一辈子也渴求不到的温情。他性情冷淡,却对她处处维护。他是第二峰的天才弟子,第一次见面她打量着她,嘴里的语气却让她不安。他性格狠辣,阴冷无情。认识他的人都对他退避三舍。他是她的师傅,他抱着要她成为垫脚石的思想,看着她一步步成长。她以为只是路人的人,没想到是却是牵徬最深的人。他说小丫头不要自称姑奶奶,本真人照年纪可是能当你爷爷了!月云妤咬牙切齿没人要的老男人!...